第二版主網 > 都市小說 > 重生之無敵真寂寞 > 第10章 誰說沒人幫得了她?
    站在車前的不是別人,正是上次被自己救下來的李家大小姐李思思。

    她穿著一條白色吊帶短裙,腳踩一雙平底鞋,知性而又不失性感。

    她很俏皮的歪著腦袋,臉上掛著傾國傾城般的淺笑,沖著張山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嘿!她怎么來了?

    張山迅速下車,還沒來得及開口詢問,李思思便抬起玉手,輕撩秀發,“想見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,我都來好幾次了。”

    面對美到讓人窒息的李思思,即便是張山,也怦然心動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淡定的抬手抓了抓頭發,“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嗎?”

    “明天是我生日,我想讓你參加我的生日party,不知救命恩人能不能賞臉啊!”

    李思思水靈靈的大眼睛快速眨動,滿臉期待的望著張山。

    李思思的一舉一動,都是那么得體,并不刻意,卻能讓任何男人放下心中的警戒,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拒絕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能參加你的生日聚會,是我的榮幸,我一定來。”

    張山答應以后,李思思笑的很甜,臉上兩個小小酒窩分外迷人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可說好了喲,明天下午五點,萬盛大酒店,不見不散!”

    張山連連點頭,沖著李思思比劃了一個OK手勢。

    “救命恩人,那你先去忙吧,我就不打擾你啦!明天我等你喲!”

    經過之前的事情,李思思對張山很有好感,不知為何,只要見到張山,她就很開心。

    張山東張西望一番,并沒有看到其他車,“你沒開車嗎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沒……沒有……”

    李思思黑濯石般的眼珠骨碌骨碌轉個不停,說話也支支吾吾,不知該說什么好,完美無瑕的臉上,也蕩起陣陣紅暈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我送你!”張山很爽快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萬盛大酒店訂宴會廳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我也要去那里,上車吧!”張山淺淺一笑,伸手指了指車,隨后便自己先上去了。

    李思思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,她沒想到張山竟然愿意送自己。

    在她看來,張山真的很有紳士風度,一舉一動都大方得體,跟大家口中那個紙醉金迷的大少爺,簡直就判若兩人。

    李思思沒有拒絕,直接坐上副駕位置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看到這一幕,肯定會羨慕嫉妒恨!

    李思思竟然上了張山的車,李思思那可是東川有名的大美女,多少男人想方設法想接近她,都沒能成功。

    可李思思卻主動來找張山!

    這一路上,兩人的話并不多,車內氣氛既曖昧又略顯尷尬。

    李思思完全不敢看張山,而是東張西望著,很快她便發現后面的金條。

    看到金條后,她非但沒有收回目光,反倒很激動的側身,伸手拿了一根金條。

    “張山,你怎么會有這種金條?”

    李思思難掩興奮,說話時語速明顯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問題嗎?”張山反倒被李思思整迷糊了。

    “這些都是難得一見的寶貝啊,金條上模糊的四個字寫的是’大清國庫’,這些都是清朝的金條!”

    “這種金條,在以前還是很常見,但解放戰爭即將勝利時,基本上全部被轉移到寶島上去了,從那以后,國內就很少這種金條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為稀少,所有價格極高,前兩年在一個拍賣會上,一根金條,賣出二十萬的天價!”

    什么?二十萬!

    張山聽完,一陣肉痛,這比自己估計的價值,足足多了十倍!

    不過很快,張山又高興起來,也就是說,現在的他,比之前身價提高了十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會有這么多呢?”李思思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機緣巧合,運氣好而已。”

    張山心里更加感謝何浩然了,如果不是他們主動提出要交換土地,張山又怎么可能會擁有這些呢!

    不知不覺,他們便來到萬盛大酒店。

    李思思有些不舍的下車,走進酒店。

    張山見李思思對金條愛不釋手,便已經想好明天送她什么生日禮物了。

    張山隨便揣了幾根金條,便朝萬盛大酒店老板的辦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他以前也沒少到這里吃飯,對于這個老板,雖然不熟,但卻認識。

    老板叫蔡宇,并不是本地人,這次出手萬盛大酒店的原因就是他打算回老家投資,需要大量資金。

    來到辦公室時,蔡宇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資料,見到張山后,他還是很有禮貌的起身,走上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像他這種四五十歲的中年人,講究的就是中庸之道。

    張山雖然名聲不好,但畢竟是張家大少爺,對他客氣一點,自己也不會吃虧。

    蔡宇穿著白襯衣,背帶褲,系著一個蝴蝶結,頭發梳的一絲不茍,一看便是有錢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風把張大少給吹來啦!”

    蔡宇示意張山坐下,一邊開口,一邊親自泡茶。

    “蔡老板客氣了,我可是一個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,我聽說蔡老板想要賣掉萬盛?”

    “的確有這想法,怎么?張家對萬盛也有興趣?”

    “不是張家,是我個人有興趣。”

    蔡宇聞言,明顯一愣,不過很快便輕輕點頭,“不瞞張大少,自從我把消息放出去后,有很多人都很感興趣,就在你之前,羅家大少爺也來過,我們聊的還很投緣。”

    “蔡老板打算賣給羅大少?”

    “八九不離十吧,打算明天簽合同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羅大少出了多少呢?”

    蔡宇并沒有開口說話,而是豎起食指,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一個億?”

    “沒錯!”

    蔡宇直直盯著張山,目的很明確,希望他知難而退,畢竟張山只是一個被張家都放棄的廢物。

    即便他對萬盛感興趣,也拿不出錢來。

    “看來我來的很是時候,蔡老板,我出兩個億,咱們馬上簽合同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原本舉著茶杯喝茶的蔡宇,全身一顫,茶水灑在他白色襯衣上,不過他并沒理會,而是雙眼瞪得滾圓,直視張山。

    一口氣多了一個億!

    這未免也太秀了吧!

    陳獨秀都沒這么秀!

    “張大少沒開玩笑?”盡管蔡宇努力控制情緒,但說話時,聲音還是有些顫抖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這像是在開玩笑嗎?”

    蔡宇看了看時間,“現在銀行還沒下班,要不我們現在就過去?”

    張山想也沒想,輕輕搖頭,“我身上沒錢,我們這次,不用錢來交易,但我保證,你對我拿出的東西,會愛不釋手。”

    沒等蔡宇反應過來,張山便從兜里拿出一塊金條遞給蔡宇,“我早就聽說蔡老師是個古董愛好者,不知蔡老板對這個是否感興趣!”

    接過金條的蔡宇,那表情就跟發現新大陸似的,別提有多豐富。

    雙手也不停撫摸金條,甚至還有些顫抖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是大清國庫的金條!真的,真的是!”

    “蔡老板喜歡嗎?”

    “喜歡喜歡,太喜歡了!”

    “想必你也知道這一根金條值多少錢吧!”

    “二十萬!”

    “我給你一千根金條換萬盛,蔡老板同意嗎?”

    一千根!

    聽到這個駭人的數字,蔡老板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根金條,就讓蔡老板如獲至寶,更別說一千根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張大少有一千根金條,那我馬上簽合同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們去樓下驗貨!”張山直接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蔡宇是標準的古董發燒友,聽到張山的話,他不再掩飾心中興奮,迅速起身,帶著張山從自己專屬電梯下樓。

    當他看到張山車內的金條,并一一驗貨后,他迫不及待的說道:“張大少,我們簽合同吧,立刻馬上就簽!”

    蔡宇語速極快,就好像慢一秒,這個機會就會錯過。

    張山很爽快的點頭,兩人就這樣回到辦公室,一切都很順利的簽下轉讓合同。

    從這一刻起,萬盛大酒店老板就變成張山了。

    “張大少,辦手續的事情,就交給我了,我派人去處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煩蔡老板了。”

    “客氣,太客氣了,張大少喜歡喝什么?普洱還是鐵觀音?我親自來泡!”

    “蔡老板,茶改天再喝,我還有事,就先告辭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山便收好合同,沖著蔡宇揮了揮手,隨后便轉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張大少,我送送你。”蔡宇跟在張山身后,滿臉堆笑,客客氣氣,就像小跟班似的。

    兩人剛走出電梯,便聽到大堂里有人在爭吵。

    “你憑什么不讓我訂宴會廳?”一道質問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聲音雖然很生氣,卻給人一種悅耳動聽的感覺,如百靈鳥在唱歌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不讓你訂啊!我之前就說的很清楚了,你只要親我一個,不僅能訂宴會廳,而且所有開銷免費,畢竟這里從明天開始,就是我羅鳴說了算,除非你親我,不然誰都幫不了你!”

    一道很猥瑣的男人聲音響了起來,這聲音是那么幸災樂禍。

    李思思臉都氣的通紅,身體更是劇烈起伏,其實在東川,還有其他酒店可以選,但她在來之前,已經通知所有人明天來萬盛大酒店了。

    沒想到遇到這樣一出!

    現在的她,還真有些騎虎難下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誰說沒人幫得了她了?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很突兀的聲音,打破了大堂的沉靜。
欧洲快乐时时彩